魏妄

Ól agus cúlú
饮恨而退。

【乙女向】1只点梗的猫荒。

  天空翻滚着胶般粘稠的墨云,你的眼神总是悄悄的偏向身边的那个有些不安的人。

    神明之子啊。

  “唔....荒、是猫系吗,并不意外呢。”紫阳花上晶莹的水珠摇摇欲坠,荒缄默不言仅是皱着眉头,双手环在胸前看不出一丝别的感情。——忽略那条在身后因为焦躁而不安分的猫尾巴。

  你轻轻嗅着雨后的气息,抬起头注视着荒,试图从他脸上找出点蛛丝马迹,可除了一对微微下垂的猫耳和越发阴沉的表情,你已经无法再看到更多了。

  咕...猫耳朵什么的,果然还是...你想象着那份柔软又温暖的手感,仿佛真将那触不到的耳朵握住了一般交叠双手十指相扣,悄悄咽了口唾沫。荒像是察觉到什么一般居高临下瞥了你一眼,轻哼一声,与此同时你感到后背被狠狠抽了一下。

  你张了张嘴倒吸一口凉气,疼倒是不怎么疼,被吓了一跳的你回头,只见荒那黑漆漆的猫尾还未收回去,明目张胆在你眼皮底下作势还要继续,你真慌了,站起来急急忙忙还未说话就被荒一句话堵死了

      “人类,注意你的言行。”

  .....后背汗毛直竖,他的威压甚至具象化出了寒意。你有些不安的绞着手,低下头沉吟片刻

  “只是觉得...荒也有预料不到的事情,好难得。”
  “突然长出猫耳朵什么的,好像我们都吓了一跳呢...咦,难道只有我吗。”

  你挠了挠有些发烫的脸颊继续说道“总之...臆想了一些不好的事情真的抱歉!!但是荒变成什么样子都好可靠呢...。”你自顾自嘀咕着,抬起眼皮却看见他微微侧首凝视着紫阳花上的露珠,像是还无法理解你跳跃的思维一般沉默了许久。

  当你快受不了这微妙的气氛准备告退时,荒却忽的开口了。

  “那就好好记住你的渺小,更加虔诚的跟在我的身后吧。……人类。”

  ....所以为什么说着说着尾巴就缠上来了!!你小心翼翼攥好他搭在你手臂上的尾巴,透过他的发间只看到了若隐若现红的滚烫的耳朵。

‌  ‌身体
啊不....尾巴意外的比本人直率呢。

月更段子手选择让诸位点梗写文。(……)请,请务必.....占tag致歉

【乙女向】开学季。

   彼岸花

昨夜通宵激情排位的你此刻是一个字也听不进去,老师说的话像是一只又一只的瞌睡虫紧紧粘在你的眼皮上。

你努力睁大眼睛,在额头第四次磕在桌子上时终于放弃了挣扎,任由甘美的睡意席卷而来淹没了无聊的数学课。

正当你和周公洽谈时,后排飞来的橡皮不偏不倚砸中你的后脑勺,你惊醒吓出一身虚汗,抬眼看了看正在板书的老师小心翼翼的将橡皮捡起还给你的后桌——但彼岸花显然非常不悦,默默举起草稿本露出诡谲的笑容。

“莫非你想被我剁碎变成花泥滋润楼下花坛么^ ^。”

.....
........好,好可怕...


     万年竹

万年竹一直将你视为麻烦又任性的存在。

你蹲在音乐教室的钢琴后面,啃着手指甲如是想着。随着教室门被拉开,你又向里缩了缩生怕被发现。

——这个点...只有万年竹会来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万年竹的笛声分明是那么悦耳,却从不愿在人前展露。除了你不停请求他才会露出嘲讽一般的表情先奚落你一顿再开始演奏。

   “哼...。”
你听见他轻笑一声,深吸一口气像是要吹笛。

  “莫非你是笨蛋吗,藏在那种地方。”

被发现了!!你涨红了脸可怜兮兮从钢琴后面露出一个脑袋,眨巴眨巴眼睛像往常那样撒着娇。长久的沉默后,万年竹叹了口气很是头疼的将笛子贴近唇瓣。

“唉....像你这样的家伙学校里不会有第二个了吧。”

你刚想反驳什么可又怕错过笛音只好做个鬼脸以示愤怒。他权当没看见静静吹出第一个音

   “噗——~”
一颗巨大的口香糖泡泡从笛子另一端被吹出。
嗯???


萤草

那个小小的身影...在观众席上却是无比耀眼。

  “运动会...请、请务必加油!!”

小姑娘哆哆嗦嗦被推到你面前,绞着手指相当不安看着你。此刻你却无心顾及他人,站在原地恍若一尊石像。

1000米。...虽然已经确认过很多次了...没有多一个0,实打实的1000米,整整四圈。你有些绝望,绝望到听见般若压抑着的笑声。

  “萤草啊...要不然你替我去跑吧...。”

你缓缓转过身似笑非笑的把手搭在她消瘦的肩膀上。萤草像是当真了一般泪汪汪的一边摇头一边絮絮叨叨不知道在重复些什么。

  “不..不行的、我的体育...呜呜,但是我会给你加油....”

一幕又一幕的情景在你眼前不断回放,三圈半跑下来你已经两眼发白像是踩在棉花上提不起劲来,每呼吸一下都十分煎熬。但是...但是啊...!!

  你闭起眼,用尽全身气力冲向终点。那一刹那,一切都化作虚无,唯有痛感真切无比。你狼狈的倒在塑胶跑道上,耳畔萤草一声接一声带着哭腔的呼唤已然不真切。

‌...啊,死亡之前还能享受到萝莉的膝枕真是太棒了。

【阴阳师】式神×你。酒的场合。

夜叉。

泡在酒里,麻痹自己的神经。
你高举起花哨的酒杯,靠着皮沙发懒洋洋托着脑袋透过里面晦暗不明的液体看向夜叉。他显然十分不适应现世的环境,眉头几乎拧成一个疙瘩,十分不耐烦的和你对望。
他终于忍受不住,快步而来相当粗暴的握住你的手将你从沙发里拔出来。你轻哼一声,鼻腔里也慢慢都是酒精的味道。
“慢点....我要吐了。”
“谁管你啊——!!”
夜叉扯下你因恶趣味而系上的贴着肉的领带,活动了一下脖子轻啧一声又解开白衬衫的一颗纽扣,你一动不动的盯着他。从领口泄露出来的一小片肌肉开始,露骨的打量着夜叉的全身上下。
恶劣的笑容相当适合夜叉的这张脸,你被摁在床上时满脑晕乎乎的蹦出这种想法。
“呵,怎么?本大爷的身体,今晚让你看个够好了。”

鬼使黑

“喂喂,你这家伙真能死撑啊。”
鬼使黑的背很宽,一摇一摇的给你一种莫名安心的感觉。你将滚烫的脸颊埋在恋人的脖颈处,任由他小辫子上的乱发戳的你半张脸痒丝丝的。鬼使黑感受到你温热的气息微微停滞,你缓缓闭上了眼睛,鼻翼间都是他的味道。
“真好啊...小黑...”
他没有反驳你这幼稚的昵称,轻轻叹了口气。木屐嘎吱嘎吱的声音富有节奏感,不知不觉你趴在他的背上陷入了浅眠,嘴里却依旧喃喃的胡言乱语着。
“....真是的,没有让人省心的时候。”
——虽然这样也不坏。

大天狗

大天狗放在现世绝对是个深度中二。
你腹诽着拿起他递来的果汁,咬着吸管向杯子里吹气听着咕噜咕噜的声音。大天狗抖抖翅膀,将酒杯又推离你几分,带着相当严肃的神情握紧手里的扇柄。
“酒乃万恶之源,若阴阳师大人醉倒后,何人同吾实现大义。”
“.....不....其实....”
清冷的月光透过开启的窗撒在他的脸上,本身就十分俊俏的脸配上月光竟是让你感受到一丝寒意。
“就当我没说过吧...。”

瞎写点擦边球自娱自乐。韦天魔术棒克利切挑衅动作()

污染tag致歉。改张沙雕表情包💡

嘿嘿,园丁小姐姐真可爱...更风改 @子墨白